光阴之外 第541章 眼有繁花,心向星辰 (3/11修正)

37,678次阅读
没有评论

 三师品兄快走几步,超越人群,在都都修土神色古怪里,一跃踏上大笑,跪拜在了七爷面前。

“师尊,心当年您说弟子情关难过后,故而为弟子束禁字帽,而今日弟子问心已成,已过情关,恩请回归。”三师兄声音唏嘘中带着一些阴柔,说完还冲着许青笑了笑,只是这个样子的他,笑起来很难看,也没有了当年的风采。

与此同时那些抱着孩子的太司门女弟子,一个个也本能的跟随,但却被都都执剑着的目光,止步在了大翼前。

“才八個,还不够,等你九十九个之后再时回归师门吧!”七爷淡淡开口,大袖一甩,三师兄他的身影倒卷而去,也被赶出了大门外。

半空中,三师兄叹了口气,当着所有人都面向大翼跪拜不起。

而这大翼,终在七爷的加持下期向前飞去,至于执剑廷的大苌老以及离途教与太司仙门老祖,则被请了上来。

在哪那楼台中,他们向着七爷汇报了各自宗门情况而执剑廷大苌老也对这半个月来迎皇州的恢复,进行了述职。

期间,许青一直站在旁边,他多次看向大翼外越来越远三师兄。

三师兄始终跪在那里,身后的道侣也都这般,而那两个向七爷汇报的二宗老祖也在暗中观察许青,他们很清楚许青在封海都的身份。

“都丞大人,如今迎皇州要进行二次修复与重建,已完成了七成,预计再有半个月左右,可以完成全部,另外之前您传令的那半具神灵试体,也已准备。”

迎皇州执剑廷大苌老说完,恭敬跪拜,随后看向许青,脸上露出笑容许。

许青神情恭敬,对于这位大苌老,他一向敬仰。七爷闻言又交代了几句,执剑廷的大苌老离去,离达教老祖一样恭敬离开。

唯有那位太司仙门老祖,也就是司南道人师弟,此刻站在那里,有些踌躇,本能回头看了眼外界的师兄,司南道人面无表情,太司仙门老祖苦笑向着七爷抱拳。

“都丞大人,三殿下他……….?”

“那是你们太司门的事,而我也曾与你们要过人,但你当时不是告知我,他犯下大错自然要被惩罚吗?”七爷淡淡开口。

“我虽是都丞,也不能徇私舞弊,不想以势压人,我家老三既然有错,那么八个道侣不够惩罚,九十九个吧,让他也能有一个教训。”

太可仙门老祖闻言心底苦涩,他知道自己当初做法引起了对方不满,而今日又不能不让三殿下到来,毕竟其师尊成了都丞,若太司仙门依旧固执,必有浩劫。

所以无奈之下他只能事先给对方喂很多补药,可还是难掩被掏空事实。

于是此刻只能硬着头皮开口。

“都丞大人,我们太司仙门没有那么多圣女….”

“那是你们的事,你记住对老三的惩罚,一定要圣女的身份与血脉才可,送客。”七爷面无表情。

太司仙门老祖还想再说什么,但他看出出七爷目中露出冷芒,于是暗叹一声,心底难免有些感慨与不真实。

实在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一夜之间,那个自己原本不在意的小宗主,居然摇身一变成了都丞,且修为竟隐藏如此之深,太司仙门老祖心底焦虑,可也只能离去。

来到楼台外其师兄司南道人身边时,他张口欲言。

“莫要贪图别人东西,该偿还的,就去偿还吧,而这件事他明白必须要化解,不然的话对太司仙门而言,未来在封海都将无比艰难。”司南道人平静开口。

太司仙门老祖沉默了几个呼吸,似乎苍老了一些,落寞的离开了大翼楼台内。

随着大翼向着八宗联盟飞去,七爷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直至一炷香后,许青迟疑下轻声开口“师尊三师兄那里… ..”

“莫要管他!”七爷冷哼,“心思一向深沉做事情以利为主,更不懂隐忍,喜怒无常。你以为他为何要招惹太司仙门的圣女,为何又弄出逃婚的举动,他难道不明白太司仙门一旦知晓其身份,就必然会将其抓回吗?”

“他一切都目的,就是为了让太司仙门主动将其抓回,按照他想要的方式抓回。”七爷意味深苌开口,既是对许诗说,也是对战楼台外恢淡定的司南道人去说。

司南道人沉默。

许青沉吟,师尊的话语里透出,一个关键的信息,那就是三师兄的身份。

看出许青的疑惑,七爷淡淡开口。“迎皇州原本没什么特殊,直至万年前鬼帝坐化在此为此,身躯滋补一州之地,三魂化作三灵,七魄化作七煞,血脉滋养众生,道统分散,使一个个宗门逐渐崛起,这才让迎皇州变的不同。”

“其中太可仙门具备的道统最多,擅长意境,所以才从当年不起眼的小宗,一跃成为如今迎皇州第一宗。”

“因为鬼帝坐化的那一年,太司仙门内诞生一个婴儿,他是鬼帝血脉汇聚天地而生,此后他带领着太司仙门一路崛起,虽还是没落,可也留下了血脉”

“这一支血脉,被认为是鬼帝的后裔,也是每一代太司仙门的领袖,只不过血脉一代比一代稀薄,直至失去了地位,可偶尔还是会有血脉浓都者出现,你三师兄,就是鬼帝后裔这一代的唯一血脉者。”

“二十年前,你三师兄出生,随着血脉浓郁的展现,在他十几岁时,太司仙门有人欲将其炼化成宝,但在拥护者的帮助下他逃走,而后,成为了我的弟子。”

“但他复仇之心强烈,又等不了那么久,于是利用多年的筹划与准备,回归了太司仙门。”

“他不怕死,看似人族,实际上也不是人族,其血脉天赋可以让他死亡后,在任何一个子嗣身上复苏,只不过很难苏醒意识,所以你三师兄前些年在禁海上荒淫无度子嗣具体多少,怕是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为的是,让所有其先祖,都有复苏的可能,以此来筹备覆灭太司仙门的力量,而他自身也许有一天也会被其他先祖复苏。”

“他头顶的禁制,就是因此而成,但为师修为有限,能否帮他镇住也是未知。”

太司仙门知晓这一切,可依旧为其软禁,不断送道侣想来应是有了其他练化血脉与翻盘之法,可归根结底这是背信弃义行为。若不是我弟子,我懒得去管,可是我的弟子,则不然!”

“和解的方法需要太司仙门自己衡量,但有一点,我的弟子给我磕过头,所以,我会守护,谁敢动他,我灭其全宗全族。”

七爷淡淡开口,许青听到后,心神一震,三师兄切这种天赋, 与诸幽微族寄生众生类似,但却更为邪性。

楼台外司南道人,对此没有任何意外,身为太司仙门上代老祖,他自然知晓很多事情,于是沉默半响后,他转头向着楼台一拜。

“都丞,此事是我师弟之错,我会让他给出一个满意交代。”

七爷没说话。

许青沉默,此事以他立场,不好多说。

就这样,大翼呼啸在一天之后横跨太司度厄山,顺着蓬仙万古河的支流,向着梦海的方向临近,八宗联盟出现在了眼前。

在这钟鸣回荡中,八宗联能盟的盟主以及各宗老祖,全部在宗门外迎接。

二十一响钟鸣,震天而起,这是最高的礼节,代表八宗联盟崇高的敬意。

血炼子,紫玄都在其中,血炼子的神情有着得意,紫玄的脸上,带着柔和。

其他各宗老祖,大都如此,唯有凌云剑宗老祖神色落寞。至于八宗盟主,他神情温和看不出丝烟毫喜怒,唯有大翼出现的一刹哪,有了瞬间的恍惚与复杂,但很快就恢复如常,向着大翼恭敬拜。

其他众人,全部弯腰。

八宗主城内张灯结彩无数弟子神情振,带着期待看向天暮,尤其是里面的七血瞳弟子,每一个都无比自豪,神采飞扬。

“恭迎都丞回归、恭迎许书令。”八宗之声传遍天际之时,血练子的笑声,也在其内,很是明显。

七爷将三弟子的事情压下,脸上露出了笑容,带着许青走出大翼,走向八宗联盟。

望着前方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尤其是看到了紫玄,许青心中有些波澜,想到了仙禁之地的那盏灯,紫玄也在望着许青,眼看许青一切如常,脸上笑容更为柔和。

随着靠近,七爷带着许青先是拜见血练子。血练子红光满面,似乎这一刻,是其一生的高光之时,笑声之大,传遍八方。

而后,则是七爷与众人的寒暄,这次许青是不能离开的,他身份不再是道子,作为共知道未来郡守他要与七爷一同,因为这将是他未来在去封海都要经常面对的局面。

就这样,迎接之礼持续了一个多时后告一段落。

在八宗联盟盟主的恭敬中,七爷与许青这才离去,随着血炼子回了七血瞳的山门。

一同到来,还有那一千多的执剑者,他们将住守在山门内。

至于青苓,它躺在了天空的云层里,目光落向南風洲。

“要不要去看看大哥?”

大地上,紫玄望着远去的众人她知道许青刚回来,他们有太多事情要做,自己此刻过去不合时宜。

在这心情愉悦中,她正要回玄翁宗,但目光扫过一旁的盟主,看见对方目中的复杂,于是轻笑一声化作长虹离去。

虽什么话都没有说,但这一声轻笑,将一达切含义都表露无疑,八宗联盟盟主沉默,笑声在他心神回荡,很是刺耳,使得他压下维复杂,再次翻腾。

半响后,八宗联盟盟主闭上眼,再次睁开时,依旧温和。

他要保持这个人设,毕竟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明面上对许青以及做七血瞳露出过恶意,所以保持温和,这是他的基本格局。

这也是人性的一种表现形式。

其实这世间很多恶都是在心里的,至于能藏多少时间,要看外界是否给予释放的环境。

有的人可以藏几年,有的人或许可以藏一辈子,甚至藏到死亡。

就是不知这位八宗联盟盟主的,他可以藏多久,而此刻在七血疃内,许青正在给老祖血练子斟茶。

血炼子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

他情绪波动让他满脸红光开怀无比,虽偶尔会传出咳嗽,但如今天这么振奋,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好好好!”

面对许青的敬茶,血练子大笑接过,一口喝干,一滴不剩,目中露出浓浓的欣慰与赞赏。

大声开口“小七,你这徒弟收到好,若没你这徒弟,你也当不上都丞,你这算是借了你徒弟光。”

七爷站在旁闻言自豪。

“所以啊,我劝你赶紧把其他几个都开除师门,就留下老四和老二足够了,老大和老三,这两个没用的东西,看着碍眼。”

许青低头没说话,这些言语,他从血炼子的口中,听过好几次了。

“老祖说的有道理,此事我回头琢磨琢磨。”七爷点头笑着开口,接着又道。“老祖,我之前和您说的事?”

“我就不去了吧,但我支持你将七血瞳迁到郡都。”血炼子放下茶杯看向七爷,神色内带着感慨。

“七血瞳发展到今天这一步不容易,我这些年见过高台起,见过山峰坍,很多事情我们必须要未雨绸缪过,居安思危。”

“南風洲,是我们的第一个根基,有你家旺丫头在,我放心。”

“可这迎皇州,也不能没人坐镇,这是我们七血瞳第二个根基吧,也是一层保护。迁至郡都,是你们师徒去开辟的第三个根基。”

“如此一来,一旦未来呢出了问题,迎皇州这里是你们的退路,南风洲,更是你们的退路。”

“只有这样,你们才可保我七血瞳基业永恒常存。”血东子目光深邃。

他的年龄和阅历,使得他看待问题的,以稳为第一要素。

七爷对此既认同,也不认同。

眼着两老要继续沟通,许青起身告辞,离开大殿后,他走在熟悉的山门内,途中也遇到了一些往昔的同门每一个看到他,都神色难掩激动,远远地抱拳拜见。

望着这些人许青转头看向身后,他后方百丈外,小亚巴正站在那里,目不转睛的望着许青,与曾经一样,每间次许青回来他都会出现,默默对许青点了点头,转身向着六爷的墓地走去,很快到来看着六爷的墓碑,许青脑海浮现六爷的好。

半晌后他取出一壶酒,倒洒在了墓上。

“六份,夜鸠已死。”许青轻声开口“可惜他的头颅血肉,无法带回,但没关系,紫青的头我未来一定会好好保管,争取完整的带回。”许青喃喃,在六爷的墓前留了好久,小白蛇也从袖口钻出,爬到了许青的脖子上,轻轻摩挲许青脸颊,似在安抚,直至天边起了晚霞,许青站起身离去。

走在宗门的山阶上他看见,那是一个双十年华的女子,穿着橙黄色道袍,相貌秀丽,身上散出阵阵丹香,只是神情有些落寞,似有很多的心绪堆积在心中无法消散。

看到许级青后,她明显有些局促。

“许….. …..许青师兄”

“顾师妹好好人不见。”许青神色如常,微笑开口。

此女是顾沐清,听到许青的声音,顾沐清有些失神,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眼见对方便傻站在那里选样,许青有些诧,等了一会,选择了离去。

直至如许青走远,顾沐清低下了头,有些话,她终究还是没有勇气说出。

远处,灵儿从许青的领口钻出,看州向顾沐清的身影,目中露出好奇。

“许青哥哥,我觉得那个小姐姐,刚刚好像是很紧张,想要说出什么的样子,她这是怎么啦?我们要不要的去问问啊。”许青摇头。

“应该没什么大碍,回头我问一下师尊就好。”

“要是真的有了困难,许青哥哥我们的可以帮一下的。”灵儿点头。

对于灵儿的热心肠许青这段时间也有体会,于是笑了笑同意。

越走越远离开了山门。

当许青的身影彻底消失时,顾沐清的身穿边传来一声叹息。

她师尊走出耀默默的将顾沐清搂在怀里。

“师尊,我…”看着如母亲一样的师尊,顾沐清眼圈一红。

“傻丫头你还有机会。努力!”顾沐清的师尊,看着自己的弟子,只能安慰。

顾沐清用力的点头目中露出坚定。

与此同时,离开山门的许青取出了传音玉筒向着张三传音。

张三早就等着了,在许青传音的刹那,信息瞬回。

“哈哈,许青,我在港口这里。”许青脸上露出笑容收起玉筒,身体一晃直奔港口,很快就在那里着见了张三。

张三修为已经开了二火,且两年没见,也比当初发福了一些,显然是小日子过得很不错,身边还有几个河工峰的女弟子,也不如他如何处理,居然关系很和睦的样子。

眼见着许青到来,张三精神抖擞,上去用力抱住许青,大笑起来他心中的得意,已经无法去用言语来形容,实在是这段时间,张三几乎是做梦都带着笑容,他觉得自己当年的投资,已经是翻了无数倍。

谁能想到当初南風洲个小小捕凶司,居然成了封海都的大人物,未来的郡守啊。

他甚至都可以想象,从这一刻开始,自己在这对封海都,就算是通了天一般。

许青能感受到张三振奋,也笑了起来,回到七血瞳有见故人,他觉得很放松,之前在郡都的一切经历所带来疲急,他都消散了不少,于是他取出自己的法规递给了张三。

“张师兄,还要劳烦你帮我把法舰晋升下。”随着经历了第一道命劫,许青的修为已正式晋升元婴境,这个时候法舰有些不适适了,他需要的是动力与速度以及各方面,都更为强大。

舟、船、舰、轮这是七血瞳法舟体系的四个境界,灵轮就是如七爷那样的大翼。

只不过七爷的大翼,层次更高。

“没问题,虽然我修为不够,但咱们现在有钱,我去请几个六峰四苌老过来,我主导,他们来炼,定给你炼制一艘无与伦比的灵轮!”

“至于你这法舰,已没意义了,用它去晋升不如重造一个。”张三没去接法舰,拍着胸口道。

许青收回法舰笑着拜谢。

“对了许青,这些年港口的分红,都在丁雪那里,她为你保存着呢,这丫头啊每次都不信我,次次都是一个灵币一个灵币的查,缺一个都和我急。”张三说着摇了摇头,又与许青寒睡了几句,随着天色渐晚,许青告辞。

张三心念灵轮的建造,哪怕夜色降临,也没休息开始着手准备。

夜色下,许青走在港口区,看着海面的波光耳边传来海潮之声,脑海浮现在七血瞳生活的一幕幕。

许久,他在当初自己的治位,放下了法舰,走了上去。

海水起伏,法舰轻微摇晃,有这种熟悉的感觉,让许青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宁。

“许青哥哥,我感觉你好像有了离别之意,你是打算去你们人族的皇都大学嘛?”灵儿从许青的领口钻出,好奇的问道。

许青摇头。

师尊的话语,让他明白皇都的太学宫,以他如今修为前往,意义不大。“我在想大师兄,也不知他对于禁月大域的调查怎么样了”许青轻声开口。

“禁月大域?许青哥哥,反正你去哪里灵儿就跟着去哪里,我化形之后可厉害了呢。”灵儿娇意道。

许青闻言笑了起来,灵儿出现让他平日里少了一些烦恼,多了一些陪伴。

此刻刚要开口,但神识的感应,让他察觉外界有人到来,于是抬头看去。

过了十多息,法舰外,传来丁雪柔中带約好听的声音“许青哥哥,你在嘛?”

正文结束
 1
小说侠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小说侠 2023-03-04发表,共计5949字。
转载说明: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