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 终篇 第33章 世间最大的反派

4,024次阅读
没有评论

神秘复苏第1546章:女尸的经历

 王煊立足之地,明净,清晰,现世和他那里对比起来,像是破败的,蒙尘的,十分陈旧。

不怪单一6破者熠辉感叹,绝望,这位对手理解的“真人世间”和他们的6破祖师阐述的不太一样。

现在,这位年轻而又无解的对手,超脱在上,此时若是对付他们,像是立足在在真实的世间,撕一张腐朽的画卷那样容易。

没有无上的6破强者为王宣讲经,他对那些前人探过的路,得出的结论,研究过的境界层面等,并不知晓,没有一个系统性的认知。

他苦思与摸索,深入未知的领域中,突破层层6破迷雾,以真实的行动验证了自己的路可行。

熠辉和茗璇背后那超级神话世界的无上6破祖师,有各种实验,但很多还是理论推演,在望前路。

而王焰还未总结自己的法,实际上却已立足在6破迷雾的最深处。

到现在了,熠辉还是没有放弃,喊道:“轻舟兄,还请念及6破者世间难寻,我和茗璇其实和你是同类,望手下留情。你杀一个就少一个,未来走在孤独的探索路上,都没人能和你在远处说说话。”

此时,他和茗璇承受了莫大的威压,两人都要炸开了。

他们眼中的对手,表现地过于超脱,空明,平和,站在自成一方明净世界的小天地中,俯视他们。

那里,唯有一株道树伴着他,摇落下漫天的光雨,照亮整片起源海残迹,诸世的神话仿佛都要被重新点燃了。

喀嚓一声,熠辉的腿骨断了,他咬牙苦笑,无奈,不甘,叹气,真的是没有任何办法了,挡不住啊。

噗!

茗璇也大口吐血,身体摇晃,将一柄异人级的神剑插在自己的领域中,撑着身体,可是她的领域破碎了,神剑喀的一声折断,在对面的光雨洒落时,什么都挡不住。

现世像是在被净化,到处都是光,都是花瓣,落英缤纷,从王那里洒落下来,他具现道树,彰显万法。而在茗璇和熠辉的眼中,这一刻,这位强大的对手看起来比神明还要超然,更为神圣。

“差距怎么会这样大?”熠辉不断咳血,无力地跌坐在现世尘埃中,实在撑不住了,自身的6破雾霭都溃散了。

他人生第一次有这种无力感,内心沮丧,不是没有被挫败过,超凡者一路崛起争锋,谁敢说此生无败?

但是,他从来没有这样的无助感,这种对手,便是给与足够的时间去研究,恐怕也追之不上,就是请教列祖,也没有什么用。甚至,这可能是未来6破祖师的大敌。

茗璇更是遭受重创,很多骨骼断了,五脏被万法之光洞穿,连额骨都出现细密的裂纹,元神要被撕开了。

她很清楚,对方还未真正下死手,有话要问他们。必\应/或\者/百\度\搜\索|八月/小|说\每/天|抢|先|阅读。

现在,对方只是站在那清晰的“真实天地”中,一动未动,此刻若是挥剑,出拳,一切就都结束了。

茗璇少年时也曾心高气傲,甚至不将目光投在同辈身上,关注的是“大修士”。

直到6破出了意外,她变得恬静、幽冷了,但她还是有自信认为早晚有一天会再次踏足那特殊的领域中。

可是现在,她万念俱冷,有种凄凉感,自己所追求的道,祖师郑重讲过的6破前沿理论,别人早就踏足在前方了。

她跌坐在腐朽的现世尘埃中,满身都是血,虚弱地开口:“你想问我们什么?我可以回应一些。若是可以,我也想问你一些问题。”

“我自己探索就是了,你们的精神领域,将会全面对我敞开。”王煊说道。

茗璇无瑕的面孔缺少血色,轻叹道:“你现在无解的状态,让人感觉无力而又绝望的样子,可真像是….世间最大的反派!”

“是吗?”王煊不在意这种评价,甚至更出尘了,超凡路上多尸骨,世间没有绝对的光与暗,今天若是他败了,一样没什么好下场。

“是啊,你很像是野史里,秘传中那种天字一号的大反派!”熠辉勉强支撑着,喘着粗气,接着吐出一口血沫子,道:“其实,我真想活下去啊,王兄,你看,我和茗璇是不是还能挽救下?”

茗璇很无奈,她知道,熠辉也不是纯粹的贪生怕死,就是想尽一切手段,能不死就不放弃,努力活着。

她看向王煊,道:“你应该试探过了吧,我们身为还算出挑的异人,出行在外,被祖师在精神领域中设下了禁制,你强行探索的话,我们会直接解体。”

这么看来,他们的背后还真有一个“超级神话大世界”,非常了不得!

“轻舟兄,我们….要被你撕碎了。”熠辉虚弱地喊话。

道树摇动,片片神花飞舞,万法绽放,他身上多了很多个血窟窿,整个人都要爆碎了。

而茗璇处境更为堪忧,眉心出现一道可怕的裂痕,并向下方迅速蔓延,要被嵌在莹白额头上的一片花瓣立劈开来了。

王煊收敛气机,漫天洒落的花瓣,向回飞去,两人濒临死境的状态暂时得到缓解。

茗璇果然提问了,道:“我想知道,你真是本地生灵吗?怎么能走到6破领域这么深的层面,竟不止在一个大境界6破。还是说,你其实也是外来者,途径此地?!”

“完了!”熠辉急眼,焦躁,面色煞白,原本他还抱着一丝幻想,万一“反派兄”良心发现,最后抹去他们的记忆等,什么都得不到。”

接着,她艰难地尝试起身,并擦去嘴角的血,事实上莹白的纤手本身就在滴滴答答,始终在淌血。

她主动地开口:“我说出一个你很想知道的问题的答案,我们不是来自归真之地,也就是你说的‘真实之地’。”

王煊不说话,看着他们,正在思忖,有没有办法破解他们祖师的禁制。

其实,他早就知道这一小撮异人都很不凡,在永寂扩张到这里之前,被放出来寻找机缘,精神领域大概会有禁制。

茗璇拢了拢染血的秀发,道:“我们来自一個强大无匹的神话源头,且在这一纪,捕获了另外一个很强的神话源头,统合没多久,算是刚稳定与繁荣起来,双源头成功融合了。”

王煊面色不再那么平静了,这则消息确实像是一则炸雷,让他都动容,心中思绪起伏不停。

放他们一马呢?可是现在,茗璇却问出这种本质性的问题,若是得到答案,怎么可能不会被灭口。

在他看来,糊涂地活着远比明白地死去有价值。

“我属于这个超凡源头。”王煊简单回应,他在思忖,银发维罗从地狱挖出的金属碑上解析出来的内容,如今进一步被证实可信。

目前,出世了5个神话源头,其中两个融合在一起了,下一纪必然能催生出更强者!

熠辉也放开了,道:“要死那就痛快地死吧,轻舟兄多说点,你是怎么走进这个领域的?和我们的祖师描述的6破境界的本质不太一样。”

王煊自然不会告诉外人关于自己的秘密,但他确实略微出神,回顾过往。

他的路有迹可循。

比如,常驻人世间,如今在他的理解中,那就是无畏,进取,真正…..无敌。

其实,在此之前,他初踏超凡界时,便曾经“不知天高地厚”地喊过:列仙的归列仙,人间的归王喧。

在当年,这算是年少轻狂,但是,随着他道行提升,某些自信甚至可以说是自负的念头,自然是影响到了他的路。

所以,某些轮廓就成型了,受到一定的影响。

而真正的大逍遥游,在早年也有脉络可找。

在母宇宙时,他被王泽盛和姜芸影响,认为身游也算是逍遥游的一部分,他曾在神话腐朽后,独自坐飞船探索宇宙各地很多年。若非他的父母看情况不对,怕他“走火入魔”,强行喊他留在故土,估计他连后面的婚姻都不会有了。

大概率多年后,他还会子然一身,因为他将会一直在宇宙各地身游,而元神则在命土后方最深处神游。

“我的路….说了你们也走不通,你们的祖师只是在进行朦胧的描述,隔着一层迷雾。”王煊开口,不想和他们探讨这个话题。

熠辉无言,“反派兄”看着不食人间烟火,但是……真狂啊。

茗璇不出声,不止在一个大境界6破的怪物,还真是自信,或许这就是他能到这个层面的原因之一吧。

“说一说你们融合后的超级神话世界,现在什么状态,你们6破的祖师有过怎样的推演。”这才是王煊关心的问题,他自身的路就免谈了。

熠辉开口:“我们的神话源头原本就得天独厚,不说现世最强也差不多,捕捉到另外一个超凡源头后,彼此全面归一,更加莫测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熄灭。祖师说推演,永寂到来后,我们那里还能再支撑两千年以上。”

王煊出神,真不淡定了,有个地方,神话竟然还能再灿烂两千年?!

须知,1号超凡源头这一纪话也只是存续了两千年,甚至还不足。

他都有点怀疑了,是不是那个超级神话世界扰动了各地超凡源头的轨迹,破坏了某种平衡,从而导致1号神话源头逃亡,迅速落幕,陷入冬眠中。

不过,他又蹙眉,也许有影响,但应该不是最大的原因,毕竟他亲身经历了这一纪,曾听到很恐怖的脚步声,震动整片时空,像是有什么怪物在追赶,这应该和那个超级神话世界无关。必/应/或\者\百\度\搜\索|八月|小|说\每\天|抢|先|阅读。

“轻舟兄现在我们正式邀请你,前往我们的超级神话世界,那里对你来说才是最广阔与璀璨的净土。我们可以发誓,绝非想加害你,真的想和你处朋友。”熠辉的求生欲望太强烈了,无时无刻不想逆转死境,他目光热烈,道:“你想啊,我连和亲二字都喊出来了,怎么可能没有诚意?其余的那些,比如,对唯一的‘道’起誓,在身上设下各种禁制等,你随便来吧。”

王煊没搭理他,问茗璇道:“你们的神话源头之下,是否压制着什么不可揣度的怪物?被锁困着。”

他心中自然有各种问题,现在想逐一询问。1号源头下有头颅残缺的巨人,2号超凡源头下存在一个很有仙气的6破布偶,都给他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

茗璇恢复恬静,道:“我已经感知到最后你会杀了我们两人,与其如此,我们的谈话结束吧,尽管动手。”

她让自己心绪平静,并艰难地调整身体姿态,想死得优雅一些。

熠辉赶紧开口:“别啊,我想活到所有超凡源头都烂掉那一天。轻舟兄,其实,我们这边有很多重大的秘密,可以和你交流。比如说,这次不止我们异人外出,还有至高生灵也上路了,你知道为什么吗?涉及到了一则终极秘密。可以说,在超凡历史上,这不比两个神话源头融合的影响弱一分,甚至意义更大!”

正文结束
 
小说侠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小说侠 2023-03-15发表,共计3762字。
转载说明: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
载入中...